我是王晶,活的贪财好色,直来直往,很少人了解我的人生过往!

文:白晶晶(娱有理专栏作者)

一直以来,大家印象中的王晶,是个大俗人,只爱名利,对于电影是没有什么艺术追求。

甚至最近几年,很多人都在说,去电影院看电影,看到海报上的导演是王晶,就知道这片一定是圈钱的烂片。

曾经还有很多人说,王晶就是个把观众当智障,不会拍电影,满身铜臭味的电影贩子。

这导致一直以来,吃瓜群众对他的印象都不算好,更谈不上优质的口碑。

不过,最近人们对他的印象突然改观不少,还有很多人表示原来你是这样的王晶。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一直以来很少在综艺节目上露面的王晶最近突然参加了《圆桌派》。

他在里面表现的十分直率,十分潇洒,无拘无束。

一点儿也不圆滑世故,从来不回避问题,从来直来直往,简明扼要的切中事情的要害。

在节目上他也丝毫不加掩饰地与其他几位嘉宾探讨起了对电影的一些看法,和对娱乐圈一些现象的看法,从来不打太极,直接亮出自己的态度。

他的很多看法和观点都很在理,让人茅塞顿开。

比如,窦文涛问他,王家卫和贾樟柯更喜欢谁?

他回答喜欢王家卫,因为贾樟柯技法不行。

窦文涛说那王家卫喜欢拖,老亏钱。王晶就说:那你理人家什么呢?人家自己找钱来亏,那是人家的准则。

寥寥几句把准了王家卫的脉象。

联想到前几天网络上调侃 “被王家卫迫害的演员综合征”,原因就是他拍戏无剧本、等灵感、周期长。可在行内的王晶来看,这就是王家卫独一无二的做事准则。

比如,谈到谈到一部电影所面临的各式各样的评价,他的观点也很有趣。“影评界从来是最没有规格的。任何人都是影评人。有什么参考价值呢?”

比如聊到喜剧,他们就聊出了喜剧丛生的规则。探讨起了人为什么会为“喜剧”而发笑?

桌上的嘉宾说,这种好笑和惨必须不具有代表性,一有代表性就会笑不出来。窦文涛总结,一有感情,就不好笑。

窦文涛说,喜剧好笑的点在于所谓的“反转”。怎么对付“十年以后我在李嘉诚的别墅里看着你”,改为 “哼,十年以后你在那里的佣人房里看着我”,那种情绪积累后的解锁,就会产生喜感。

王晶则觉得,那是小规律,不是大规律。喜剧的大规律是:推翻规范。所谓的规范的靶子可能是政治、宗教、性,但这些其实又是不可说的。

当主持人问他,现在还有多少人想逗观众笑?

王晶觉得,想要逗笑观众的人越来越少了。他举例,“比如《飞驰人生》里的沉腾,他开始演爸爸,他想死。对比《夏洛特烦恼》里的夏洛,那时他想逗乐观众的心,好像分量更足。”

随后他坦率的说自己不适合拍喜剧,因为“现在没有一个我满意的喜剧演员,所以我不敢拍。有跟你想法一样的喜剧演员,你才能拍出最好的喜剧。”

在他以为,喜剧是所有表演里最费神的,喜剧电影也是所有电影里最难拍的。拍喜剧最难的地方恰恰是:你要说服自己这样做。

当主持人犀利的问,香港电影为什么没落了?王晶说,香港电影的崩溃根本不是因为素质,是因为最大的买家,台湾地区影视市场崩溃。

他认为,香港导演来内地拍电影还是可以吃得开,但还是没有像“开心麻花”一样,做到那种程度的“情绪共振”。

“大家用同一种共振长大的,终归是好一点。”

当窦文涛提不解的问,为什么电影市场钱越来越多了,环境越来越好了,反而片子的质量没跟得上?

王晶说了俩字,“状态。”

“导演跟运动员一样的。”

“以前你回去睡一张单人床,吃一块面包就回来了,状态好。现在你住大别墅了,开奔驰了,然后给你特别多的东西配合。你状态下去了。明升体育”这就导致很多以前能做到的事,现在做不了了。

这一番番的真知灼见,让人们看到了一个与以往人们眼中既定印象完全不同的王晶。

很多人在看完《圆桌派》后表示对他刮目相看,觉得他活得太精彩,太潇洒,知世故而不世故,不愧是在娱乐这个大染缸里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果然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与处事原则。

不仅如此,王晶还首次在节目中回应观众对自己的质疑,他丝毫不在乎的说自己是一个优秀的商业片导演,没有那么多的情怀,我拍片其实就是为了谋生赚钱,养家糊口。

并且理性的剖析了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从业态度。

他认为他之所以会拍电影,并且把功利看的无比重要,都跟他的原生家庭有脱不开的关系。

王晶出生于演艺世家,他的爸爸叫王天林,曾是香港的一名导演。

他爸爸是个很有追求,很有情怀的导演。

他对电影怀抱着虔诚的信念,对电影艺术,很热爱,房间里经常装满了书籍与剧本。

他经常在里面读书与创作,追求自己的理想。那时王天林最大的愿望是做好一部可以拿奖的文艺片。

1959年,王天林执导个人首部影片《峨眉飞剑侠》大获成功,之后,倾尽心血,专心制作文艺电影《野玫瑰之恋》。

影片拍完后,大家都非常满意,甚至提前备好了庆功宴,不成想的是,因为见不得光的金钱内幕,使电影没能如期获奖。之后,为弥补王天林,评委会在几年后漫不经心为他拍摄的商业片《家有喜事》颁了奖。

这件事对王天林打击很大,当时他很悲伤地对王晶说:“仔,奖是命,你命中有就有,没有就怎样都没有。”

王晶的父亲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热爱艺术,但又不得不败给现实。

由于事业上的不得志,现实的压迫,王天林青中年时期极为穷困潦倒。后来,他的妻子滥赌成性,被骗欠下巨款,但宽厚的王天林却选择原谅。

当时,家中开支巨大,王天林不仅要养活妻子和五个子女,同时,还要养活岳母及叔父王鹏翼一家四口,以及两个佣人。

巨大的现实压力压的王天林快窒息,他只好四处借钱贴补家庭,受尽旁人冷眼。

1971年,43岁的王天林任职的影视公司破产,这让他们一家的生活雪上加霜,王天林不得不被迫四处讨生活。

因性格内向,没有人脉,王天林只能违背自己的意愿,到台湾地区或者替嘉禾公司补拍一些俗套的烂片,这样才慢慢将债务还清。

对这一切,年小的王晶都看在眼中,他不希望父亲这么的痛苦,却又无能为力。

他曾感慨地写道:“我很爱他,不止因为他是我父亲,而是他上半生实在太坎坷,受了太多的苦,承受了太多的重担,挺过了太多的委屈。为了家庭,为了五个子女,他一一扛了过来。”

后来父亲将债务还清,好不容易在TVB谋求了一个职位,一家人生活渐渐稳定下来,哪知道,母亲再次开始赌博,甚至欠下巨款。

他的家庭就此分崩离析,再次陷入困境。

王晶在节目中不禁感慨的说道:“那一次,我跟父亲都崩溃了。我哭了一个晚上,向自己发誓,这辈子,我不要再这样哭了。”

或许是父亲作为一个有情怀有追求的导演,却落得半生愁苦的悲惨结局,让王晶意识到,情怀这东西实在是虚无缥缈,为了维护它,要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

或许是从小受尽他人冷眼与看不起,让他看清楚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残酷,唯有出人头地,名利双收,才能获得做人的尊严,所以他把财富看的如此的重要。

或许就像很多人说的,小时候缺什么,长大就会拼命的在乎什么。

因为儿时的困顿,才让他长大后变得贪图名利,没有情怀。

不过,好歹他是如此的直白,告诉人们我的电影就是商品,我贩卖它只是为了赚钱。

而不是披着高大上情怀的外衣肆无忌惮的圈钱。

虽然王晶既直来直往,又贪图名利。但在现实生活里的他,可是个豪爽大方的人,会大方的帮助遇到困难的朋友度过难关。

他提携过很多后备演员、导演。曾经,刘德华的公司累计负债近4000万港元,王晶找到了他,给了他6部片约,解了他燃眉之急,且王晶在片场非常照顾他。

刘伟强最早是从摄影做起,和王晶合作过不少电影。后王晶、文隽、刘伟强组建公司,有了《古惑仔》系列,刘伟强也凭此作晋升一线导演。

王晶自己从来不拍文艺片,却资助过很多小众导演去拍文艺片。

导演许鞍华回忆,在最难的时候到处为《天水围的日与夜》找投资,别人都不感兴趣,最后还是王晶为她排忧解难。王晶看到这个项目之后,给许鞍华投了120万。

虽然该剧获得了多个奖项,但也是刚刚回本。后来许鞍华的《天水围的夜与雾》《得闲炒饭》毫无意外都亏了。

这就是王晶,他热爱这滚滚的红尘,M88明升活的贪财好色,直来直往,从来不在乎他人的看法。

但他又活的透彻任性,砸钱去为别人完成梦想,做赔本的生意。

他就是这样复杂的矛盾体,天生自带争议与光芒。

有人爱他,有人恨他,但他始终活的通透又潇洒。